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桐花飘香(散文.原创)  

2018-04-24 16:16:0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梁耀国

        泡桐,就像中原伟岸且朴实的汉子,巨伞般植根于村庄、沟坎和路旁。

       过去,我们家房前屋后,各有一棵比大水缸还要粗的泡桐树。姥爷说,前院那棵将来出了,等他百年之后,做他的老棉袄(即棺材)。姥姥说,后院的那棵,她也定住了。

       为了让这两棵桐树长得更粗些,年年打罢春,姥爷就会铲几锨猪屎粪,培在树的周围。多了,肥力大,怕把树烧死;少了,不济事,怕不起作用。所以,给树上肥也是有讲究的。

       花骨朵从上年初冬就开始孕育,起初只有黄豆大小,一嘟噜一嘟噜地挂在老高的树梢上。过罢年,冰凌一开化,花骨朵眨眼长到指头肚大小。麦子抽莛时节,酒盅样的紫色喇叭花,满树皆是,若吸溜吸溜鼻子,甜香,好闻着呢!我是个馋嘴猴儿,一瞅有桐花翩然落下,赶紧拾起来,不管花嘴上粘没粘土,往嘴里一填,就吸里面的花蜜。这朵吸完,那朵飘下,接着拾,接着吸,真是贪婪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   一天午后,姥爷借来梯子,爬到桐树上,折下遍地的花朵。树下,我忙着吃蜜,姥姥忙着掐花,花嘴和花蕊扔掉,花衣扔进竹筐里。满了,按按,再掐,再按。姥姥用清水把它们淘净后,搁在搓衣板上慢慢揉,之后挤去里面苦涩的汁液,末了掺进豆沫和青菜,放在笼屉里蒸,老家称之为桐花懒豆。蒸熟了,佐之以蒜汁、辣椒汁、食香汁、香椿汁,或再滴几滴小磨油,一搅一拌,好吃着呢。

       闲着没事的时候,我搬把小椅子,坐于树伞下,捡来掉落的花托,将花茎上的钩子,挂在花托的豁口上,一个接一个连缀起来。断了,再挂,乐此不疲。再不然,拿花茎上的钩子,钓地洞里的小虫子。钓出来了,喂毛绒绒的小鸡吃。

       姥爷哮喘,姥姥偏瘫,眼瞅着二老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。记得是寒风刺骨的冬日,姥爷终于下定决心,将两棵桐树出了,解成七寸多厚的板材,搁在阴凉处晾晒。请木匠师傅合棺材那些天,姥爷撑着瀛弱的身体,坐在堂屋的客厅里,一边晒暖儿,一边迷着眼睛看师傅干活。看了木工活儿接着看油漆活儿,直至两口寿材完工。

       姥爷是次年正月十六走的,姥姥是次年秋里走的,可以说,老两口真是白头偕老,携手一起去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桐花怒放时。当我一闻到那再熟悉不过的味道,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好吃嘴的童年,想到了最疼我爱我的姥爷和姥姥。

        当代最有名的泡桐树,当是屹立于兰考的那棵“焦桐”了。曾几何时,兰考作为九曲黄河的最后一道弯,这里平畴无际,无遮无拦,风沙宛如脱缰野马,横行肆虐,严重影响了老百姓的生产生活。县委书记焦裕禄到任后,因势利导,广植泡桐,依靠它顶天立地的身躯,茂密巨大的树冠,很快降服了风沙。转眼过去了55年,“焦桐”已成为兰考的一张名片。

        泡桐生长速度快,木质疏松、轻,最近这些年,除了用桐木板做乐器外,已经很少用人用它做棺椁、家具了。因为这个缘故,豫东平原上渐渐少了泡桐的身影。

        前些时,坐大巴行至巩义、荥阳区间,透过车窗,但见丘壑之间开满了紫色的泡桐花,甜丝丝的花香灌进车厢,让我心醉神迷,忍不住拼凑出这篇小文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2)| 评论(16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