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春天素描(散文.原创)  

2018-03-13 15:24:5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梁耀国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油菜花

        那是春上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,我和儿子骑车去郊游,刚走出城市的边缘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一片金灿灿、黄澄澄的油菜花,乍一看,叫人还以为是老天爷不经意间撒落了这一地的金子。我们父子俩那经得住这样的诱惑,于是车把一拐,拐入了一条一庹多宽的乡间小路,但见路边的田埂上铺满了厚厚的嫩黄的春草,宛若给油菜地镶了一道边,甚是好看。
        我们扎好车子,走到花海跟前,见小喇叭样的花朵一丛丛、一簇簇擎举在翠绿如玉的枝头,挤挤扛扛,密密实实,几乎成了一大块厚实的花糕。这时,如你半蹲下身子,顺着花海海面朝远处眺望,就会吃惊地发现它影影绰绰的背景,犹如海市蜃楼,想象中,颇有些意境。
        温暖适宜的微风,裹带着略带甜味的花香,紧一阵、慢一阵不时袭来,好闻得很,简直要把人熏晕了。追花而至的放蜂人刚把蜂箱从远道而来的汽车上卸到地头,铺天盖地的蜜蜂便倾巢而动,徜徉留恋于花海的角角落落。它们或急飞,或骤停,或按落枝头,忙忙碌碌地在花朵间采撷花粉。很快,它们的两条后腿上,就裹上一蛋蛋米粒大小的花粉团,然后,双翼一抖,飞回蜂巢。
        一连半个月,油菜地里始终有蜜蜂萦绕其间,它们不断飞舞着,不断采撷着,以致于让放蜂人高兴得合不拢嘴。
        一天,一只黑色的四眼狗跟随主人下地,也许看到灿烂的油菜花后,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狂喜,竟然置主人的呵斥于不顾,倏然钻进花的海洋,待主人寻它时,只看到花海涌动,却不见了它的踪迹。等疯过一阵,再次钻出来时,狗身上已被花粉涂成了黄色的斑点。主人回头看见,还错以为这是谁家的斑点狗呢!
        又过了些日子,油菜花败了,金黄的花瓣如雨,静静地,扑簌簌落下,染黄了大地。而曾经金洒洒的枝头,业已被一把把羊角刀般斜刺天空的菜角所取代。
        油菜花败了,但并不足惜。其实,花如人,人如花,都有老的时候。
春天素描(一组)(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虞美人

        游园建在河道上,河的东岸,河的西岸,各有一片怒放的虞美人,红花配绿叶,别提多耀眼,多醒目,拿姹紫嫣红比喻,一点不算过分。
        虞美人未开之前,花骨朵总是朝下勾着,好像害羞的丑小鸭,不敢抬头见人。若凑过去细瞧,见青杏大小的花蕾上,布满了毛茸茸的刺,和小米样的疙瘩,模样很是丑陋。如果仅凭这一点臆想推断,有其这样的外表,它的花肯定也好看不到哪儿去,殊不知虞美人的花骨朵与花,就像毛毛虫和花蝴蝶一样,竟会发生如此大的嬗变。
        一切都发生在一场牛毛细雨之后。仿佛一夜之间,虞美人纷纷抖落身上裹着的胞衣,灿烂地展开自己绢纸一样的花朵,有大红的,有粉红的,也有大红镶粉边儿的,严严实实铺了一地,绝对的好看和迷人。
        一位年轻的,有些不修边幅的画家,端坐于花地旁边的树荫下,面前支着画架,若有所思地凝望着眼前的花丛,看过一阵,这才拾起画笔,沾上颜料,“唰唰唰”,很快在宣纸上涂抹些许好看的颜色。起初,外行人根本看不出什么眉目,当我走出不远,再回头看时,蓦然发现,刚才看上去还一塌糊涂的宣纸上,那红的原来是花,绿的原来是叶,青的原来是茎。这时候我才明白,花需要近看,画需要远赏。如人所说:距离产生美!
        就在我即将离开时,我突然想起,我们的前辈之所以以《虞美人》作为词牌名,是看中了虞美人的颜色,还是看中了虞美人的花形,以及别的什么。但不管怎样,虞美人百分之百不会为名利所累,只要有阳光,有水分,有土壤,它就会在自己的园地里茁壮成长,自生自灭。这是何等洒脱的生存方式!
虞美人(图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枇杷花

        深秋,渐红渐黄的树叶如轰天而起的飞蛾,陆续开始飘零。当世间万物开始呈露出肃杀之气的时候,枇杷的枝头,方绽出一团团、一簇簇,颜色土黄的花蕊,素雅平凡的一点也不招惹人。说真的,若不仔细看,你根本看不出那是花。我曾试着把鼻子凑到花的跟前,想闻闻它的香气,结果闻了半天,什么味道也没闻出来,既不香也不臭,既不甜也不苦,着实令人失望。
        不违心地讲,枇杷花是我见过的最丑的花,颜色不仅不鲜艳,花形也不美。然而,正是它的质朴无华,它的特立独行,却是非常值得歌一歌的。在我的印象里,绝大多数植物都是春天开花,秋天挂果,由此才有了春华秋实一说。枇杷呢,恰恰冬末春初开花,夏初成熟,这的确是件稀罕事。另外,它还有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,则是它落叶的时间不是在秋天,而是选择了如下火般炽热的盛夏。
        大约五一前后,因为吃了一春冷冻的水果,觉得嘴里没滋没味的,很想尝尝刚从树上摘下来的鲜物,于是就想到了植于公园一隅的,那几棵鸡蛋粗细的枇杷树,仿佛看到一嘟噜一嘟噜金黄色的,跟鸽子蛋大小的枇杷果挂满了枝头。想到此,忍不住口涎欲滴。次日,专门起了个大早,以锻炼身体为借口,去了一趟公园,逡巡半天,才趋到树下。果然,枝头上结满了果子,与我想象稍有出入的是,上面青果多,熟果少。虽说如此,我一看依然满口生津。为一享这口福,我全然不顾矜持和体面,在别人侧目相向的注视下,爬上了小树。
        我是个贪嘴之人。尝到甜头后,以后每年这个时候,我都会偷吃嘴,摘几个枇杷解解馋。我尽管知道这种陋习不好,违背自己的做人原则,但仍然拒绝不了枇杷对我的诱惑。
春天素描(一组)(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
 

  

  
  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2)| 评论(10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