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雪下的红石榴(散文)  

2018-02-26 15:20:2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梁耀国

        时间过得真快呀,仿佛眨眼功夫,奶奶离开我们可三十多年了。那一年,当我得知奶奶病逝的消息,搭车匆忙赶回舞阳老家时,老人已经入土为安。二伯家里,大伯父、大伯母悲痛欲绝地告诉我,奶奶弥留之际,几天没有进食,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中的老人经常会喊起我的名字,期望在她即将辞世的时候,孙男嫡女都能守侯身边。然而,我却没有,于是不孝的自责中不禁怆然涕下。
雪下的红石榴(散文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我是姥姥一手拉扯大的。或许是因为在奶奶身边生活时间太短的缘故,自己对奶奶的情感一向极是淡漠,总觉得她只是亲戚而已,因此,除了节假日,平时是很少回去探望的。往来一少,自然少了亲近,多了陌生。倘若有时碰到长我几岁的堂兄堂姐在奶奶跟前撒娇卖乖,讨得了奶奶的欢心,嫉妒之心更让我觉得奶奶偏心眼。一来二去,使得我回去探望她老人家的次数越发少了。  
        日月如梭,斗转星移。如若不是嫡亲血缘关系和父亲的怒斥,无论如何我是不愿回去的。渐渐地,奶奶好像看出了个中端倪,等我再次回去时,对我这个小孙子就显得格外亲热了。记得有年春节,大年三十就纷纷扬扬飘起鹅毛大雪,下下停停,停停下下,到了正月初二,雪下得差不多有半尺厚。按说下雪天捂头睡大觉,当是再好不过的享受,可是父亲却硬是要我陪他顶风冒雪去看望奶奶。开始,我犟着不去,直到惹火父亲拉下脸,眼看没辙才只好答应前往。
        去奶奶家的路三分之二都在大沟沟沿上,稍有不慎就会滑入沟内。路上,雪几乎埋没膝盖 ,一旦踩进雪窝子,雪粒就会成团掉进中腰深的胶鞋里 ,并很快化成水,浸湿毛袜。双脚起初感觉只是凉,接着是钻心的疼,再后来麻木的什么都不知道了。我委屈地边走边哭,父亲瞅我可怜兮兮的样子,有心想抱我一程,却被我断然拒绝了。望着空茫四野,以及周围无边无垠的白色世界,我觉得心瓦凉:人间亲情莫过于此。
雪下的红石榴(散文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五华里路程,我们父子整整跋涉了近两个小时。当走进那再熟悉不过的农家小院,拉开那张着薄膜的风门,进到暖烘烘的屋子时,奶奶正披着她那件古董似的黑色大氅,端坐在放着棉垫的小椅子上,就着红通通的炉子烤薯干,满屋子飘溢着浓烈诱人的薯香。奶奶一看到我们,忙把父亲坐到她身边,我则被她揽入怀中,先是把我的手伸进她的腋下给我暖手,接着又帮我脱掉胶鞋,忙不迭地帮我烤脚、烤袜、烤鞋子,而且边烤边责备父亲,不该这么不关心我。
        过年家里最丰盛的年饭是包饺子,烩豆腐菜(家里有好几个不沾荤的斋公,其中有大伯、三个堂哥,还有我,所以家里很少吃肉)。 吃过简单而热闹的晌午饭,一家老小自然而然团聚在奶奶身边唠家常。我呢,插不上话,就拿过奶奶的龙头拐杖,几次试图把镶在龙嘴里的珠子抠出来,可是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。当时,我正玩得尽兴,奶奶突然像是想起什么,抓起拐杖出了屋子。一屋子人都不知道发生了啥事,连忙跟出去,只见奶奶蹒跚走至南屋墙根处的石榴树下,举起拐杖朝树上敲着什么。洁白的雪花扑簌簌落了奶奶一身,直到枝头上的雪落尽,大家才看清原来上面挂着一颗已失光鲜的大石榴。石榴咧着干涩的嘴唇,好像正朝人笑呢。
雪下的红石榴(散文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瞧奶奶打得那么吃力,父亲疾步上前接过拐杖,没几下就把它敲了下来。全家人欢欢喜喜簇拥进屋里,奶奶把石榴上的雪水在衣襟上擦净后递到我手里,说这一颗是专门留给我的,是所结石榴中个儿最大的一颗。还说为怕别的孩子偷吃,只要天气晴好,她就坐在树下看着。等呀等,从深秋等到立冬,又从立冬等到立春。
        听罢此言,我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。浓浓的亲情宛如一泓清凉凉的泉水注入心田,让我对奶奶有了新的认识,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使我懂得了什么是隔辈亲。也许是亲情的觉醒,也许是出于对奶奶厚爱的回报,以后的岁月,每年我都要抽时间回去几趟 ,看望不善言辞却心藏大爱的奶奶。
        奶奶是舞阳县县城人,嫁给了城北前梁村开中药铺的爷爷后,育有三子一女。爷爷过世后,领家的重任自然而然落在了奶奶瘦弱的肩上。奶奶小脚,没法下地干农活,就在家替大伯、二伯照看孩子。看孩子这活,看似轻松,实则累人。我们家南屋后面就是一口大水塘,俗称无底坑,意为水很深。为防止孩子落水,奶奶常常一路小跑,追了这个追那个,生怕出意外没法给孩子交代。在奶奶的精心呵护照料下,四个堂哥、两个堂姐得以健康成长。
雪下的红石榴(散文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        等看大堂哥堂姐,奶奶也老了,不但耳朵聋,而且眼也不济事了。之后的岁月里,奶奶要么在家被大伯好生伺候,大伯天天给她梳头按摩,饭碗端跟前;要么被二伯接到吴城粮管所住段时间,二伯经常给她买饼干糕点吃;要么被父亲接到许昌住些日子,父亲在火炉上烤熟苹果,用勺子挖着喂她吃。总之,不管在哪儿,奶奶都尽享着天伦之乐。
        奶奶在世时,我们是四世同堂;如今,我们依然是四世同堂。奶奶在世时,我们一大家子二十多口人;如今,我们一大家子已经壮大到五十多口人。这一切的一切,都得益于奶奶的福荫。
        奶奶,俺想您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

     
       

    
  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3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