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禅茶净居寺(散文.原创)  

2017-06-15 18:21:4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前年,我在室外平台上建了座简易花房,为增加些情趣,求志超兄给我写幅字,兄欣然应允。墨宝拿到手,上书四字:禅茶一味。问其缘何写这几个字,兄曰,“花房里若置一桌一椅一壶,闲暇时,坐在里面赏赏花品品茶,何等逍遥自在。当然,品茶的过程其实也是修禅的过程。”兄的话我似懂非懂,可为了附庸风雅,一番精心装裱之后,还是堂而皇之地挂在了花房的显眼位置。

  今年夏初,有幸参观光山县的净居寺,方弄明白“禅茶一味”,竟然蕴含着博大精深的佛学思想。

  出光山约二十公里,便进入了山区。但见路两侧馒头样的山上,一层层被雨刚刚洗过的茶树,宛若一条条绿色的绸带,从山脚一直缠绕到山头。因为少了他树的掺和,山略显单薄,却别有风情和韵致。

  拐过一个翠竹掩映的垭口,忽见一湖横卧于群山怀抱之中,当地人很文化地称为“九龙捧圣,四水归池”。言下之意,这儿是个风水宝地。在平静如镜的湖面上,倒映着湖边的房舍、峰峦,对面的净居寺,以及寺后山顶上的紫云塔。乳白色的雾倏忽来倏忽去,或浓或淡,始终缭绕在净居寺后面的山腰上。千年古刹、晨钟暮鼓、木鱼诵经,想想就如仙境一般,美轮美奂。面对眼前摄人心魄的美景,我等凡夫俗子纷纷用相机、手机拍照留念。关于风水,我说不出一二,可在一瞬间,我还是由衷感叹道:在此结庵开坛,坐禅诵经,高僧慧思法师真会找地方呀。

  我爱游玩,天南海北去过不少名刹古寺,净居寺的山门是我见过的结构最简单,甚至说略显寒碜的一个。高大的马头墙中央,方方正正开了个门。门头清水墙上嵌镶两块匾额,一竖一横,分别书“净居寺”和“敕赐梵天寺”。据传后面这块匾额,为宋真宗赵恒御赐。门两侧书写的则是佛教常见的宣传口号,“佛光普照,法轮常转”。正是这座看上去不起眼的寺庙,却是中国第一个佛教宗派天台宗的发源地。作为天台宗实际创始人,有“天台佛圣”之称的智顗禅师,毕生致力于佛学研究,著述40余部160多卷,是中国佛教在海外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。

  说起净居寺,许昌还是和它很有缘分的。智顗禅师剃度出家前,姓陈字德安,是我们许昌人。而亲自选址在大苏山建净居寺的道岸禅师,也是我们许昌老乡。唐中宗神龙三年,道岸云游至此,见这里山清水秀,很适合修禅,于是踏破铁鞋,四处化缘,度人置寺。另外,他在小苏山广植茶树花木,不但解决了自己的饮茶问题,还美化了寺院的周围环境,可谓一举两得。传说山门外的五棵古柏和一棵银杏树,就是他和定易和尚合栽的。

  三年前,我到襄县乾明寺参观,住持在茶堂招待我和朋友。其间,见我不断起身为大家斟茶,住持一语双关地称赞道,“你这是在给自己种福呀!”看我一脸迷茫,他慢声细语予以释解,“我们佛家称斟茶为种茶,每斟一次茶,就是修一次德。一个人德高远了,福气自然而然就会落到他身上。”有了那次经历,一进净居寺,我就四处搜寻茶堂,可惜未果。

  禅,梵语作“禅那”,意思是静虑思修。禅宗讲究“心注一境”、“正审思虑”,借以达到由痴而智、明心见性的境界。坐禅,是出家人的必修课。坐禅时,要息心凝气,不动不摇,不委不倚。然而,久坐了,人肯定困乏,这时,沏上一杯浓茶,既可以提神,又可以清心。佛家秉持淡泊的人生态度,抑欲忌荤,提倡素食,而清淡的茶汤无疑是他们的最佳饮品。据《封氏见闻记》载,“(唐)开元中,泰山灵岩寺有降魔禅大兴禅教,学禅务不寐,又不餐食,皆许其饮茶,人自怀挟,到处煮饮,从此相仿效,遂成风俗。”

  伴随着饮茶之风的兴盛,许多饮茶大师自寺院中横空出世。唐代的陆羽,曾经是竟陵寺僧人,嗜茶且精于茶道,被后人誉为“茶圣”、“茶神”,所撰的《茶经》,是世界最早一部茶叶专著。在这部著作中,陆羽很夸了一把光山茶。他在书中写道:“淮南茶,以光州上。”光州,就是现在的光山。既然他说光山茶好,最起码他喝过光山茶,说不定还是在净居寺喝的呢。

  禅与茶,两种不同的文化现象,之所以相生与共,这与它们的历史起源有关。佛教传入中国的时间,几乎与汉代茶被广为种植同步。从种植情况看,高山峻岭终年云雾缭绕,空气湿润,最适合茶树生长。同样,这里远离红尘,是追求远避尘世、静宜诵颂的佛教修建寺庙的理想之地。禅与茶,就这样基于各自的理由,一同扎根于大山深处。

  纵观中国茶史,开茶树栽培之先河的无不是僧人,如四川雅安的蒙山茶,是西汉甘露寺禅师吴理直所栽;江西庐山的云雾茶,是晋代东林寺禅师慧远所植;杭州的西湖龙井,是南北朝诗人谢灵运从天台山带去的;江苏的碧螺春,是北宋水月院山僧植就。另外,黄山的毛峰、武夷山的大红袍,都是产于寺庙的名茶。那么,信阳毛尖会不会也始自净居寺道岸禅师之手?一切皆有可能。

  花香蝶自来,茗香君亲至。或许是受美景的诱惑,“四壁峰山,满目清秀如画;一树擎天,圈圈点点文章”,或许是受茶香的诱惑,“茶笋尽禅味,松杉真法音”,笃信佛教的苏轼在赴任途中,拐到净居寺,修禅,品茶,作诗,在颠簸流离的一生中,尽享片刻的宁静和安详。虽然短暂停留,但还是给净居寺留下了诗作和史迹。

  七碗受之味,一壶得真趣。空持百千偈,不如吃茶去。因为时间关系,我们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我希望再次来时,在净居寺多呆些时日,采茶、炒茶、烹茶、吃茶,想必也是美事一桩。

  

  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4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