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怀念水城(散文.原创)  

2017-06-06 16:13:5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众所周知,我们所居住的城市,如今是全国有名的严重缺水城市之一,殊不知许多年以前,城窠篓里曾也水烟浩渺,汪洋一片,鱼戏荷间,苇随风舞,是座名副其实的水城。

  我也曾想过,那时间之所以有如此浩瀚的水面,它的前身大抵是古代修筑城墙时取土留下的大坑,一年复一年,城里城外的雨水汇聚这里,历经百年千年之后,越汇越多,渐渐便成了一汪一汪的水塘,有大的,有小的,宛如一只只明眸,凝视着这座古城所发生的沧桑巨变。

  倘若我没有记错的话,当时面积较大的水面除了小西湖外,当属现在文昌宫后面的渔场了,它的南面是城墙,北面是察院,东面是聋哑学校,西面是菜市场,近百亩大的水面夹在当中。水塘的中央有座孤岛,面积大说也就十几个平米的样子,岛的南端有间不大的油毡小屋,据说是渔工临时休息的地方。岛的四周植着几株茶缸粗细的柳树,树腰间横绑着竹竿,四五只褐黑色的鱼鹰要么陪主人驾舟下水捕鱼,要么收工后被主人用竹篙挑到竹竿上,闲适地梳理着自己拟或是同伴的羽毛,若是瞌睡了,头一耷拉,便入了梦乡。

  要说水塘最集中,也是最多的地方,则是现在的京广铁路以东,劳动路以西,从中立交往北一直到八一路这一带,水窝子一个连一个,水面上有芦苇,有碧荷,有浮萍,也有水葫芦,一水一景,不复相同,说大了,跟九寨沟的五彩池差不多。因为水塘周围少有人家,这里自然有些廖捎,有些荒芜。夜深人静的夏夜,这里总是蛙声一片,一拨接一拨,此起彼伏,偶尔,一尾甩仔的鱼“泼刺”一声跃出水面,下的蛙们立刻消停下来,一时变成了哑巴,时候不大,蛙们便感到嗓子眼发痒,忍不住就又聒噪起来。其实,那时这里也是孩子们天成的乐园,三伏天,他们在水塘周围,手执柳条,打打杀杀,疯足疯够疯热了,衣服一扒,赤条条跳进清凉凉的水里洗个酣畅;三九天,他们则换上白塑料底儿的模压鞋,上到一拃多厚的冰面上,或溜冰,或打陀螺,或摔面包,或推铁环,或弹珠子,一个个高兴得不亦乐乎,常常忘记了吃饭时间,莫不是大人亲自来喊,才不回去呢。

  对于那些年纪稍大点的,家境稍好点的,或是有些许情趣的,却不屑于玩这些小儿科的游戏,他们一向玩的都是些让小孩子仰羡不已的大事儿。譬如他们会花上三块钱买根很不错的竹子做的钓鱼竿,花上一毛钱买几米尼龙线,二分钱买只钓鱼钩,所有的钓鱼家什惟有鱼浮是自己配的,那是星期天到文汇街烧鸡店前人家晾晒的鸡毛堆里拣来的,当然,有时也会偷拔人家的鹅毛,因为鹅毛做的鱼浮要比鸡毛做得漂亮许多。鱼饵呢,要么是烧红薯,要么到水塘边就地取材,随便挖条蚯蚓就是了,长了,一掐两截,搁在掌心里轻轻拍拍,钩上一挂就可以了。鱼钩下到水里,尚未死透的蚯蚓仍然不停地摇晃着尾巴,鱼们以为是小虫小虾什么的,很容易上当吃钩。也许那时水大鱼多的缘故,也许鱼们太傻,还不曾进化到今天这般聪明的地步,反正钓家很少空手回去的。钓家有讲究的,也有不讲究的,讲究的备有马扎、鱼兜、支架、抄网之类,不讲究的揪片荷叶屁股底下一垫,鱼竿要么篡在手里,要么插在泥里,钓到了鱼,折根柳条鱼鳃里一穿,拎着回去,却也省事。

  十冬腊月天,冰层冻得差不多有一筷子厚,大孩儿们从家里找来钢钎,领着一大帮子小孩儿到这里逮鱼逮鳖,碰上一团黑的,凿开后要么是片残败荷叶,要么是一只冻在冰里的,碗口大的老鳖。同样的,下面若是白色的条状物,十有八九那是条冻死的鱼。小孩儿们好奇,问大孩儿们这是怎么回事,大孩儿们总会经验十足地给他们批讲一通,说塘里的冰冻得太厚,水下缺氧,鱼们鳖们想浮出水面吸口新鲜空气,结果被冻进了冰里。以后的几天,冰面上果然多了许多弯腰找鱼找鳖的人,假设找到了,咋咋呼呼叫来一般大的,或自己的小孩儿头,头碰头围成一圈,忙活着凿冰。捉到了,欢呼雀跃;抓瞎了,垂头丧气。当然,也有运气好的时候,半天时间就能捉到四五只老鳖。鳖是捉到了,却不知道怎么个吃法,大家嘁嘁喳喳商量一通后,学着大人的样子,捅开炉子,坐上蒸馍锅,添上水,再放上麦秸秆编的笼屉,把鳖囫囵个儿一洗就扔了进去,末了撒把盐,盖子一盖,就蒸上了。鳖是那种生命力极强的物种,别看刚捉到时不欢实,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,那都是因为冻的,,一旦遇到合适温度,立马它就活泛了。因此,它们在热笼子里一苏醒过来,便踢天蹦地,恨不得把笼屉踢翻了,顶得锅盖“嗵嗵”直响。既然好不容易把它捉来,岂能让它跑掉,于是,大孩儿们把家里和面用死沉的缸盆扣在笼盖上。这下,鳖们没了辙。不久,笼子里就没了动静,很显然,它们已经呜呼哀哉。蒸了个把小时,出锅了,大家你看我我看你,面面相觑,都不知道从哪儿下嘴。有胆大的,“刺啦”拽下一条腿,搁在嘴里一尝,腥臭,“呸呸呸”,连吐几口,一句不中吃,端起锅一股脑全倒扔了。

  春秋天,水塘边也是大姑娘小媳妇喜欢聚集的地方,一手拐着一洗脸盆脏衣裳,一手拎着棒槌,三三两两,从四面八方汇聚这里洗衣裳。这里水清不说,池塘边还有从城墙上拆下来的平平展展的青石条,蹲在上面洗洗涮涮可得劲,既能搓,又能捶,而且还能和姐妹们说说笑笑,所以也她们都喜欢到这里来。

  只不过,最让全城人激动不已的时刻,当时池塘“翻坑”那会儿,一时间,水面上浮起一层密密麻麻、大大小小的鱼头。俗话说:鱼头上有火。这话一点不假,一下子就把全城人都吸引到了这里,老的老,少的少。有拿网兜捞的,有拿鱼叉叉的,方圆圈热闹得跟赶庙会差不多。往往这个时候,一连多天,城市的上空一直飘荡着鱼的腥香,让人闻着忍不住垂涎欲滴。

  可惜,随着城市的急剧扩张和人为破坏,先前巍峨的城墙被推倒了,池塘也一个个被填平,取而代之的,是宽阔繁华的街衢,是耸入云端的摩天大楼,是灯红酒绿的歌厅酒吧,从此,再也见不到往昔壮观的水景了。偶或,立足臭气熏天的护城河边,不由得不使我怀念起儿时水城的样子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6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