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城市的记忆(散文.原创)  

2017-06-11 11:43:1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大凡人都有“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”的毛病,我自不例外。今天,我想夸的是我所生活的城市——许昌。

  许昌,居中原腹地,是个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。东汉末年,曹操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、关公秉烛夜读《春秋》、关公挑袍,以及青梅煮酒等诸多脍炙人口的历史故事,无不发生于此。后来,取代东汉的魏国也是从这里发迹的,由此我们自诩我们的城市叫“魏都”。其实,这么叫连我们自己都心虚。众所周知,豫西的洛阳才是正儿八经的魏都。
  和许多有着悠久历史的老城一样,老许昌也被厚实的城墙、深阔的护城河围了个严实,只有屁大一点地方,因此有人形象地说,你在东城门放个响屁,西城门的人都能听见。当时的城市共有东西南北四条大街,东西大街是贯通的,南北大街则是错着的,南大街是个断头街,往北对着坐北朝南的衙门。它与东西大街交汇处叫大十字街;与北大街对着的,叫奎楼街,可以直通到南城墙根,它与东西大街交汇的地方,叫小十字街。大小十字街之间叫天平街,是市区最高的地方。南北大街的不照,致使南边的城门和北边的城门也不照,给人的感觉特别别扭。代表城市繁华的商铺和有钱人的宅院,也主要集中在这几条主街上,其余的便是相互贯通、曲龙拐弯的小巷了,如人的毛细血管,遍布整个城区。
  打我记事起,人们开始无情地推倒屹立了数百年、带着厚重历史烙印的城墙。只在老城的西北角还留了一截,圈进了公园里,上面植以密实的松柏,建有古色古香的凉亭,许昌人称之为假山。其实,它就跟故宫后面的景山一模一样,实际是一座大土堆,说山是高抬它了。护城河呢,在相视一笑抿恩仇的太平年代,也失去了它曾经抵御侵扰的防御功能,除了雨季存水外,别无他用,天长日久,河面渐是淤平,上面堆积了差不多一拃厚的河蚌和河螺白花花的壳子,看着让人心寒。有水的低洼处,依旧摇曳着一片芊芊的藕荷和蓊郁的芦苇,黑白相间的水鸟优雅地飞在它们的上面,时不时地停下来,逮一些泥水里的虫子吃。听老年人说,那些莲藕是从死人骨头上长出来的,不能吃,一吃准死人,于是没人冒那个险,莲藕就很好地长着。年复一年,莲藕特能长,不两年,就铺严了河面,一切水到渠成,这座城市自然而然就有了“莲城”这么一个雅号。
  很久以来,南大街一直是这座老城的脸面,一街两林中西合璧、错落有致的建筑,一百好几十年未曾改变其尊容,这样子反而也好,能更好地说明它是一段历史的见证者。在这里,你既可以看到挑有五脊六兽,具有明清风格的传统建筑。这些店面里,经营的无非是中药材和关乎人们衣食的中式东西,这其中最著名的商铺要数保元堂药行、正义茶庄和德兴糖果店;当然,这条街上最惹眼的应该是那些高高大大、膀膀洒洒、开有亮窗、具有欧式风格的西洋建筑,这在其他中部城市是很少见的。这里之所以有这些模样古怪的建筑,主要得益于烟草老早就在这儿引进种植的缘故,以及照相等新兴行当的入住。在这么多“外企”当中,有代表性的当是大英烟草行,以及南悟真、北悟真两家照像馆。解放后,这里成了专区所在地,城区面积如吹气球一般得以迅速扩张,尽管如此,这里仍就不失繁华之地。
  1976年唐山那场撼天动地,几乎波及半个中国的大地震,尽管没有使这些烙上岁月沧桑的古建筑遭受灭顶之灾,但也暴露出它老态龙钟的骨质疏松症,一些砖木结构的房屋相继出现了木榫崩断,墙体开裂,屋脊塌陷等情势,岌岌乎可危,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。为安全起见,政府借改体制之革、解思想之放的东风,决定对这条满目疮痍的老街实施拆迁改造,企望使这条老商业街旧貌换新颜,再现夕日的辉煌。说干就干马上干,伴随着拆迁的钢钎声和荡起的尘烟,成片成片的老房子轰然倒塌,取而代之的是白墙黛瓦的仿古建筑,只是给人的感觉总有些不伦不类,特别别扭。然而,当整个南大街如褪甘蔗似的一节节改造之后,由于缺乏整体规划,一段一个模样,活脱脱成了个丑八怪,说起还是商业步行街,可它已失去诱人之处,只好看着它一步步走向没落,走向颓废。
  城市要发展,要建设,先决条件是要有可供建设的地皮,没有地皮,一切免谈。扯到地皮,地皮从哪儿来,它又不会繁衍生息,于是旧城改造这个口号,就被政府堂而皇之、理直气壮地提了出来,并美其名曰,这是一项提高城市品位,改善住房条件,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的宏伟工程。这个以人为本的口号乍一听十分入耳,深得老百姓的拥护,无不举双手赞成,等具体实施了,自己居住了几代人的小房子被拆掉以后,这些纯朴、善良、消息闭塞的老百姓,方才意识到自己同意拆迁是多么的愚蠢,事实根本不象政府原先承诺的那么回事,拆迁权完全交给了见利忘义的开发商,他们补偿的拆迁费是了了的,回迁时房价却高上了天,指望人家给的那几个拆迁费,连个厕所都买不起,没办法,为了生活,他们只好搬离城市的中心,搬到郊乡,租房居住,因为那里的房租相对便宜些。就这么着,一些老式的房屋,一些幽深的街道,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拆迁浪潮中消失了,同时消失的,比房屋和街道更珍贵的是城市的记忆。

  一个城市,假设失去了它赖以生存的东西,那是非常可惜的,也是不可弥补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9)| 评论(6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