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榆钱雨(随笔.原创)  

2017-04-06 09:35:49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我就职的单位,位于榆柳街中段。榆柳街是条老街,想必这里曾因植古榆、古柳而得名。至于街名何时何人所起,无从考证。我依稀记得,上世纪七十年代,榆柳街宽不过丈许,逢雨雪天街面上污水横流,龌龊不堪,几无下脚的地方。如今,街边如水桶粗的榆树柳树,都是拓宽改造时栽下的。掐指算来,树龄也快四十年了。

  “阳春三月麦苗鲜,童子携筐采榆钱”。这几日,上下班途中,每每看到一些老人执竹竿在街边够榆钱的情景,我马上会想到这两句情趣盎然的诗。小时间,这样的事我可没少干。每年清明前后,我都会爬上屋后的榆树,往树杈那儿一骑,一手拉树枝,一手撸榆钱。撸一满把,丢进篮子里。篮子满了,系到树下。姥姥淘净,沥干水,拌过玉米糁,之后上笼蒸。蒸熟后,用辣椒汁、香椿汁、蒜汁一调,哎呀,吃着喷香。  

  关于榆钱,老百姓关注点是如何将其吃到嘴里,生性浪漫的诗人呢,则是借物言志,抒发情感。翻阅唐诗宋词,写榆钱的佳句还真不少,有秦观的“舞困榆钱自落,秋千外,绿水桥平。”柳永的“榆钱飘满闲阶,莲叶嫩生翠沼。”施启香的“风吹榆钱落如雨,绕林绕屋来不往。”陈天麟的“夜月一钩凉蕙帐,春风十万散榆钱。”欧阳修的“杯盘粉粥春风冷,池馆榆钱夜雨新。”释绍嵩的“忽惊春色二分空,满地榆钱逐晓风。”华岳的“榆钱不买千金笑,柳带何须百宝妆。”王禹偁的“榆钱零落麦开芒,魂断南轩蝶影双。”鲁誉的“儿童赌罢榆钱去,狼藉春风漫不收。”司马光的“榆钱零乱柳花飞,枝上红英渐渐稀。”韩愈的“杨花榆荚无才思,惟解漫天作雪飞。”以榆钱当粮,古亦有之。刘克庄的“麦饭何妨荐寒食,榆钱元不济贫家。”以及李玉英的“满地榆钱不疗贫,羞言窘迫恨残身。”则客观地指出了榆钱虽好,当小吃尝尝鲜可以,却在粮食匮乏的时代,是不能靠其饱食终日,拯救于贫困。

 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,一场饥荒席卷神州大地,榆钱自然成了紧俏的果腹之物。一首五言诗,记录了当时的景况:榆钱不是钱,其价比银元。遥想饥荒日,黎明解倒悬。听父亲说,实际情况要比这严重得多,当时他正在河南大学上学,不但榆钱吃光了,而且连榆叶也不放过,后来甚至扒掉榆树老皮,將里面的嫩皮揭下来,用蒜臼捣碎后拌上高粱面蒸蒸吃。榆树皮是发物,吃后肚子涨得滚圆,明晃晃的,敲着砰砰响。可是,为了保命,凡是能吃的基本上都装进了肚里。每次听到这个让人垂泪的故事,我就在想,我们该不该多种榆树?这样的悲剧还会不会再发生?呜呼!但愿不会了。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5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