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细数家珍话许昌(散文.原创)  

2017-04-12 14:54:2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上个星期天,堂哥从老家来看父亲时,我领他参观了许昌博物馆。从博物馆出来,他一连说了三个没想到:没想到许昌的博物馆建的这么气派,没想到博物馆里藏着这么多好东西,更没想到许昌的历史是如此地厚重。

堂哥由衷的赞许,激发我有了一写许昌的冲动,于是我循着时间的脉络,像串珠子一样,将我走过的一处处历史遗迹、看过的一个个历史人物,小心翼翼地串成了这篇文章,好让堂哥读过之后,在较短的时间里对许昌有所了解和认识。

一番斟酌寻觅之后 ,我决定开笔先写“许昌人”,因为他不但是许昌人的祖先,而且也是中国人的祖先。“许昌人”头盖骨的发掘地,就在建安区灵井镇。

老早以前,灵井只是个地处岗脊的寨子,寨子里有口泉眼,终日有清澈的泉水汩汩喷涌,连年不绝。甘甜的泉水不仅供乡人饮用,而且还可浇灌庄稼。清朝许州知州甄汝舟有诗赞曰:“降雨能回造化功,还分余泽润三农;银床莫漫施长绠,只恐深泉有蛰龙。”因此,“灵泉瑞溢”曾经是许昌的十大胜景之一。

2003年,我到禹州东十里铺驻村,每周至少路过灵井两次,却一直没有机会在此逗留,一睹她的芳姿。今年一开春,思念犹如疯长的春草,迫使我踏上了寻访的旅程。到了地方,一路打听,一路寻觅,很快在镇中心找到了这口古泉。遗憾的是,原来建在古泉旁边祭祀泉神的庙宇不见了;原来建在古泉之上,给古泉遮风挡雨的亭子不见了;更重要的是,泉水向外自溢的胜景也不见了。

  怀着忐忑的心情,我俯身泉口,朝下探望,但见古泉四壁,由宽厚的青石条垒砌而成。石条的缝隙间,青丝丝的水草点缀其中,给人的感觉很是古朴雅致。再往下,便是泉水了。因为缺少保护,水面上,漂浮着一层杂物,看起来脏兮兮的。看到这种情况,我的心里除了失落还是失落。

庆幸的是,古泉的干涸,反而暴露了灵井深厚的历史沉淀。1965年,中国古人类学家、北京自然博物馆研究员周国兴先生,下放到这里参加劳动改造,劳动之余,他在古泉附近意外发现了许多古生物化石,随后展开考古发掘工作。由于当时水层浅,原生地层被覆盖,发掘工作被迫中止。直到2005年,随着泉店煤矿的开采,地下水位急剧下降,才使得发掘工作重新启动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007年12月17日,距今约8至10万年的古人类头盖骨化石,在灵井旧石器时代遗址地层中被发现,填补了中国现代人类起源史的重要一环,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。许昌灵井旧石器遗址的发掘,被列入2007年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首。2008年1月22日,国家文物局正式命名该头盖骨为“许昌人”。

在历史的风尘中,古泉不在,但“许昌人”的发现,已成为厚重许昌最夺目的名片。

三十多年前,家住许昌七中,出了校门,站在护城河边往东看,就能一无遮拦地看到东关菜地当中的晁错墓。它宛如一口倒扣的大锅扣在那里,孤零零的。晃眼过去了这么多年,现如今,墓冢西边几步之遥的地方,便是已被废弃的禹(禹州)亳(亳州)铁路,东边一墙之隔,就是许昌烈士陵园,外围则是鳞次栉比的高层住宅楼、酒店和公寓。置身于嘈杂的市中,沉睡了两千多年的晁错想必再也睡不了好觉,做不了好梦了。

晁错(前200年——前154年),颍川人(今禹州市南晁喜铺人),西汉时期的政治家。晁错因文才出众,汉文帝时先后任太常掌故、太子舍人、博士、太子家令,贤文学,号称“智囊”。汉景帝时先是做了内史,后官升至御史大夫,相当于后来的副丞相之职。

纵观晁错的一生,可谓鞠躬尽瘁的一生,也是刚正不阿的一生,更是遭人嫉恨的一生。

作为一个政治人物,晁错认为,要想振兴汉室经济,必须继承和发展汉高祖“重农抑商”的思想。他的政论文《论贵粟疏》恰恰体现了这一点。文章中写道:“夫寒之于衣,不待轻暖;饥之于食,不待甘旨;饥寒至身,不顾廉耻。人情一日不再食则饥,终岁不制衣则寒。夫腹饥不得食,肤寒不得衣,虽慈母不能保其子,君安能以有其民哉。”大意是肚子饿了没吃的,身上冷了没穿的,老母亲都管不了他了,你国君咋还能让他安分守己当你的臣民。文中还提到了农民种地之辛苦,“春不得避风尘,夏不得避暑热,秋不得避阴雨,冬不得避寒冻,四时之间,无日休息。”鉴于此,“欲民务农,在于贵粟,贵粟之道,在于使民以粟为赏罚。”最后得出结论,“粟者,王者大用,政之本务。”此文言简意赅,不枝不蔓,有条有理地阐述了贵粟之重要性。

晁错虽非军事家,但他根据以往典型的战争案例,总结出了《言兵事疏》。在晁错看来,“器械不利,以其卒予敌也;卒不可用,以其将予敌也;将不知兵,以其主予敌也;君不择将,以其国予敌也。四者,兵之至要也。”意思是说武器不行,等于把士兵白白送给了敌人;士兵不会打仗,等于把将领白白送给了敌人;将领不懂用兵,等于把君主白白送给了敌人;君主不会选良将,等于把国家白白送给了敌人。这四点相辅相承,是用兵打仗的关键所在。随后,他着重分析了汉军和匈奴双方的优势和劣势,匈奴优势有三,即“上下山阪,出入溪涧,中国之马弗与也;险道倾仄,且驰且射,中国之骑弗与也;风雨疲劳,饥胤渴不困,中国之人弗与也。”当然,相比之下,汉军优势更明显,“若夫平原易地,轻车突骑,则匈奴之众易挠乱也;劲弩长戟射疏及远,则匈奴之弓弗能格也;坚甲利刃,长短相杂,游弩往来,什伍俱前,则匈奴之兵弗能当也;材官驺发,失道同的,则匈奴之革笥木荐弗能支也;下马地斗,剑戟相接,去就相薄,则匈奴之足弗能给也。”只要知彼知己,以己之长克敌之短,岂有不胜之理。

对于过去和匈奴结亲换和平的政策,晁错是坚决反对的,他的《守边劝农疏》、《募民实塞疏》,明确主张将内地游民迁到边塞屯田,既开发了边疆,减少了内地对边疆的支援,又成为抵御匈奴入侵的最前线,况且边民天天厮守在一起,时间长了,隔阂也就小了,可谓一举两得。他的这些主张,从一个侧面诠释了新的守边备塞方针政策,以及新的抵御匈奴的战略战术。静心想一想,解放后我们在新疆和东北建立军垦农场,用的不就是晁错的策略嘛。 

晁错的主张和措施,大大地促进了西汉经济的发展,也为“文景之治”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。按说,晁错对汉室是有功的,是对得起他老刘家的。可惜的是,晁老仙儿在景帝面前当红人当久了,忘记了自己是老几,忘记了自己只是老刘家的臣子,因此张狂乖戾、忘乎所以,甚至有指点江山的味道,极是嚣张地向景帝提出“削藩”的建议,强调君主要“躬亲政事”,加强中央集权,如此一来,招致了吴、楚等诸侯国以“讨晁错以清君侧”为名的叛乱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七国之乱”。迫于皇室内部和政治集团的压力,汉景帝不得不下狠手腰斩了自己的爱臣。 

两千多年过去了,晁错的功与过,任人评说,没人在意。他的墓冢只要还在,许昌人就会记住他,记住历史上还有这么个有争议的老乡——晁错,这已足矣。

蔡孝子祠,坐落于许昌县椹涧乡乡政府所在地的洗眉河畔。
  蔡顺,字君仲,西汉末年汝南人,二十四孝“拾葚异器”故事中的主人公。传说,蔡顺少年丧父,与母亲相依为命。当时正值王莽乱政,战火频仍,民不聊生。迫于生计,蔡顺不得不带上母亲流落于此,白天讨百家饭糊口度日,晚上借三岗寺的房檐下栖身。尽管日子过得很艰难,最起码生命无虞了。
  一天,蔡顺回家途中摘了些桑葚,准备带回去给母亲吃,半道,被盘踞于熊耳山寨营中的赤眉军截获。军卒问他为啥一个筐子里装着熟透的黑葚,一个筐子里装着硬邦邦的青葚。蔡顺如实答道,由于家里揭不开锅,他只好采摘桑葚果腹,熟的给母亲吃,生的留给自己吃。
  几句朴实无华的大实话,感动了赤眉军的将士,特意拿出米面肉送给这位大孝子。不少赤眉军将士为此洗净眉毛,回家奉亲尽孝。赤眉军洗眉的那条小河,从此有了一个诗意的名字——洗眉河。而容他们母子栖身的三岗寺,因蔡母经常在寺外等候迟归的蔡顺,改名等子寺。颍川太守韩崇听说此事后,拟举蔡顺为孝廉,却被他婉言谢绝了。在蔡顺的悉心照顾下,蔡母90寿终,葬于等子寺外。
   为弘扬孝道,淳化民风,缅怀先贤,明弘治十三年,椹涧村的父老,“愿立祠时祭,以风励乡人”。当时的河南按察司佥事包裕为蔡孝子祠撰写了《汉孝子蔡公题辞》,勒刻于祠外的石碑上,以示纪念。大殿内,置有蔡母、蔡顺、蔡妻彩像,农历初一、十五,附近的信众都会前来进香。
  如今,蔡顺拾葚奉母的故事,已经家喻户晓,它也将激励一代代中国人,继续弘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

曹操之于许昌,功不可没,且无人与其比肩。

我住的小区旁边,是魏武广场和曹操相府景区。这里,之前是许昌县县委招待所和县委礼堂所在地,再之前是许州府府衙,再之前的之前据传是三国时曹操的行营。因此,我为自己能居住在承载厚重历史的建筑之旁而自豪。

  每天晨曦微露、朝阳初升时,我会准时穿过“治世”、“安邦”的青石牌坊,来到曹操威风凛然的青石像前,比猫画虎,比葫芦画瓢,打趟太极拳,在他面前鬼摆鬼摆咱的武技。

  曹操作为声名显赫的历史人物,人们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评价。有的说他是“清平之奸贼,乱世之英雄(许劭语)”,有的说他是“治世之能臣,乱世之奸雄(《三国志》语)”。英雄也好,奸雄也罢,起码他非等闲之辈。不管是在戏剧里,还是在文学作品中,简单地把曹操塑造为奸佞之人,窃以为有失公允。

  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这个历史大事件,就发生在我们许昌。在我眼里,汉献帝是个窝囊菜,是个软蛋货。面对社会乱象,他慌了六神,没了无主,光剩唉声叹气的份儿。在这个危机关头,作为当朝丞相,曹操义无反顾,挺身而出,统领大军大败关中的李催,徐州的吕布,淮南的袁术,并迫使张绣就范。正是凭着这些赫赫战功,才巩固了摇摇欲坠的东汉政权,维护了北方的大统一。

  三国时期,能与曹操比肩的,一个是诸葛亮,一个是关羽。诸葛亮文的中,武的不行。关羽武的中,文的不行。人家曹操呢,文韬武略,不但打仗中,而且写文章也不含糊。《蒿里行》、《观沧海》,都称得上是建安文学的扛鼎之作,字里行间无不带着建安风骨的韵致。

  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?曹操用他卓越的才能,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辉煌的篇章。

     (未完待续)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3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