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逛马街书会(散文.原创)  

2017-03-31 20:12:3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梁耀国

  宝丰马街书会,可谓誉满全国,每年都会吸引诸如刘兰芳、姜昆、牛群等说唱界大腕到会助阵。

        正月十三正会那天,和朋友相约,结伴随户外乘大巴前往此地,以睹书会之盛况。原定七点出发,九点到,下午四点往回赶,中间留七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。七个小时逛庙会,时间足够。然而,计划赶不上变化,车驶到禹州褚河高速路口,由于大雾,由于郑尧高速封路,我们在下面苦等了约三个小时才上去,等风驰电掣赶到宝丰时,已临近中午。

  赶往马街的路上,两边停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车子,有的如甲壳虫,有的像丈母虫,头尾相接,宛如一字长蛇阵,一眼望不到头。绸带版的乡村公路上,三轮车、电瓶车犹如蜈蚣、蚰蜒般,蜿蜒前行。即便是宽不过尺许的田间小道,人们也流水样涌向马街。

  尽管各个路口有交警、协管员指挥引导,却因车辆太多,我们的行进速度甚是缓慢。个别路段,甚至可以用蠕动这个词来形容。大巴七拐八绕,停在一冷清的工厂大院。

  同行者大多是常年参加户外的老驴,知道规矩。下了车,领队简单交代了注意事项,随后,大家分头行动,三人一群五人一伙,大步流星往会场赶。逛书会有别于爬山的地方,当是它没有危险,不需要步调一致的集体行动。只要你用心听,用心看,用心吃,就能感受到书会之精髓所在。

  从停车场到书会场,大概两公里。一路上,挂满了红灯笼和富平春酒的赞助广告。富平春酒,产自舞阳老家。富平春酒厂,原舞阳县酒厂。小时候,曾和姥爷拉着架子车,一道去酒厂买过酒糟,拉回去晒干粉碎后用来喂猪。酒厂改制卖给个人的前几年,一度忽视了酒的质量,大肆销售勾兑酒,弄坏了名声。当时,有个顺口溜挖苦道:富平春,是龟孙,一人能喝一二斤。可见该酒形象之差。近些年,富平春人卧薪尝胆,励精图治,改进酿酒工艺,以醇厚、绵软、馥郁的酒香,重新赢得了声誉,赢得了市场。过去,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如今,“酒香还要勤吆喝”。这不,广告竟然打到了宝丰酒的家门口。不管怎么说,这种敢于开疆拓土的勇气,就让人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夹裹在熙攘的人群中,走进了向往已久的马街村。狭窄的村街两旁,密密匝匝摆满了小摊儿:有卖水叫曲儿的,有卖瞅天猴的;有吹糖人的,有浇糖画的;有卖油馍胡辣汤的,有卖凉粉豌豆糕的;有卖卡通气球的,有卖孙悟空面具的;有卖云南过桥米线的,有卖本地冲汤羊肉的;有卖外地水果的,有卖本地甜黍秆的;有卖服装的;有卖鞋帽的。总之,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杂货、小吃大卖场。

  出了村,小路更是堵得水泄不通。无奈,我们随大流下到返青的麦地里,想抄近路斜过去。谁知大雪后的田野宛若虚糕一般,一踩一个坑。没走几步,鞋上沾的泥巴足有几斤重,且一步一滑,行走十分困难。考虑到退也是一脚泥,进还是一脚泥,斟酌之后,依然选择了前行。

  近了,又近了,看到了简单大方的主舞台,看到了舞台下黑压压的观众,看到了观众头顶上摇动着的摄影臂。听到了咿呀伴奏的板胡,听到了明快铿锵的简板,听到了行云流水的说唱。那一刻,我激动了,一时不顾滑倒的危险,三步并作两步到了舞台前,在观众中钻进钻出,力图找个好位置,既能看到,又能听到,最好角度也佳,还能拍到。正在舞台上表演的,是两位已过耄耋之年、唱三弦儿的老艺术家,一位投入地拉,一位尽情地唱,珠联璧合,为观众奉献了一场文化大餐和精神享受。

  因为害怕在此耽搁太久,错过了其他场次的演出,所以一曲没看完,就匆忙跑向了另一座舞台。第二座舞台上,擂台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。选手头扎白毛巾,上身穿白坎肩黑棉袄,下身穿黑色灯笼裤,脚穿黑面白底布鞋,一副陕西哥装束。他自拉自唱,唱的曲目是陕西道情,用的是陕西方言。尽管一句都听不懂,但可以看出来,演员声情并茂,很投入,也很忘我。

  南侧与其紧邻的,是一个围的严严实实的帆布大棚,门口搭起的架子上,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孩,里穿肉色的紧身衣,外套大红大绿的胸罩和内裤,手夹烟卷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舞曲,搔首弄姿,一会儿给台下的观众飞吻,一会儿俗不可耐地做出各种下流的动作。一些哥们儿禁不住诱惑,掏钱养眼去了,更多的则是在外面打哄哄,看个稀罕。我就疑惑,如此恶俗的东西,在组织者眼皮子底下竟然视而不见,任其存在,就不怕玷污了书会的盛名?

  在书会会场的最外围,是一座戏剧舞台。在河南,无论是在城市,还是在乡村,豫剧深受老百姓喜爱。只不过在这样一个场合,它不得不退而求其次,独守偏僻一隅。尽管如此,他台下的观众仍然是最多的。参加演出的是南阳市越调剧团,演出的曲目是《收姜维》。这出戏剧是越调表演艺术家申凤梅的代表作,她唱腔优美,声音浑厚,把诸葛亮的足智多谋演绎的淋漓尽致,尤其《四千岁你莫要羞愧难当》这段,称得上是申先生的典范之作。我站在下面听了听,台上的演员虽然模仿的惟妙惟肖,但韵味和火候,似乎还差那么一点点。

  与此同时,2017年宝丰马街火神庙祭祀祈福活动也在火热进行。庙前小广场上,来自徐营铜乐社的女演员们,头戴黄纶巾,身着黄褂子,在把头铜镲的引领下,挥动鼓槌,擂响震天鼓。绕过里三层外三层的看客,拾阶而上,见一道士正在指导络绎不绝的香客如何上香。为了保证后来的香客在香案上有地方插香,他还要不停地拔去那些即将燃尽的香柱,丢进旁边的炉子里。檐柱上的对联是:书会说书颂盛世;说古论今传文明。这幅对联对仗还算工整,重复字却用的多了些。比起其他地方的庙宇,马街的火神庙着实寒酸不少,不过,庙门口的对联可是稀罕物,上面的字好几个不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 其实,舞台是专为名家搭建的,真正的民间说书艺人都聚集在火神庙后面的主题广场周围。广场正中有一耸天高柱,柱头顶端塑一玩偶说书艺人形象,很具生活气息。来自全国各地的曲艺艺人,负鼓携琴,汇聚于此,以望柱为中心,扎起摊子,打起简板,拉起琴弦,竭力施展出自己的绝活,开始亮宝,亦叫“亮书”。

        马街书会原本就是艺人们吹拉弹唱,表现自我、展示自我的一个自发式农民文化盛会。会上,艺人们为把自己的书早点“写”出去,无不拿出看家本领。譬如演奏唢呐时,在喇叭口上放一袖珍铁腕,靠唢呐里面气流的振动使其在上面缓慢移动。还有的嘴里噙个小篾篾(竹子做的小乐器),吹出来酷似人说话,极具生活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 每个说书团队,人数不等,少则两人,多则七八位。搭配也相对随意,有夫妻档,有兄弟档,也有家庭档。通常,在演唱河南坠子时,若是只有两个人的草班儿,演唱者在演唱的同时,还要一手执简板,一手执小盘鼓鼓槌。他的伙计也不闲着,一边拉板胡,一边脚蹬绳子,拉动木槌,击打木鱼似的梆子,并随着剧情的变化,时急时缓。河南坠子旋律悠扬,节奏明快,唱腔浑厚淳朴,演技幽默传神,在众多曲种中,可以说最受老百姓欢迎。

        出于发自内心喜欢说书这一艺术形式,在没有电视之前,当地百姓总是以粮食丰收、修房盖屋、娶媳嫁女、红事白事等为由头,花个千儿八百,请棚好“书”,到村里唱上几天。拿他们的话讲:花钱不多,图个娱乐,不仅能表达喜悦,放松心情,而且又能在老少爷儿们面前给自己增光添彩,何乐而不为。会上,大凡唱得好的,“亮书”的与“写书”的双方谈妥价格后,艺人们会立刻收摊,随对方而去,这就算“书”“写”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小时候在农村老家,每年冬天农闲时,生产队也会请棚好书,演个月儿四十,临走,或给钱,或给粮食。我清楚记着,那个主唱叫刘天义,是个盲人,五十来岁,唱的没啥说,故事也吸引人。每天晚上饭碗一丢,搬着马扎就去会场,一听听到半夜,咋听都听不烦。

        如今,电视的普及,对说书这门艺术冲击很大。我把整个书会走了两遍,只看到三个小姑娘羞涩地在演唱,在坚持,在继承,其余的,皆是老态龙钟的老者。河南宝丰的马街书会与山东惠民的胡集书会,号称中国北方的两大书会。马街书会又因绵延传承700余年而不衰,具有独特的民间表演艺术形式,浓厚的汉文化底蕴,被誉为“中国十大民俗之一”,2006年又被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可是,如此后继无人的现实,将通过何种方式破解,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才行。不然,再过若干年,说书艺人没了,马街书会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的。这绝不是危言耸听!

  为弘扬说书艺术,马街建了中华曲艺展览馆,刘兰芳艺术馆也在筹建中。我试想,若把建这些不当吃不当喝的钱,用在建曲艺艺术学校上,说不定诸如河南坠子、山东琴书、凤阳花鼓、湖北渔鼓、四川清音等这些传统艺术形式,以后还真能发扬光大呢。

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2)| 评论(4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