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牛槽新用(随笔.原创)  

2017-03-12 22:15:2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梁耀国
        前天下午上班,途经建安古玩市场时,意外看到街边古玩店门口,均摆着牛槽,少则一两口,多则三五口,石质有青石,也有红石,其中红石居多。
        我留意了一下,初春的牛槽里,或种着耐寒的花草,或种着时令的蔬菜,或就白白地空在那儿。花草因为旱,缺少水滋润,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。蔬菜呢,蒜苗青葱,菠菜碧翠,应着春天的节拍,生机盎然。记得那些空着的牛槽,去年夏秋时节,里面要么种一丛蒲草,要么种一团睡莲,要么什么都不种,几尾红鱼游哉悠哉,游曳其中,与拙朴牛槽映衬,比养在鱼缸里更有些许情趣。那时间,我隔三差五都要到这里溜达一圈,目的就是想看看,已经被农村弃之不用的牛槽,究竟还有啥新的用途。
        小时候,姥爷是生产队的饲养员。我呢,打记事起,一直跟姥爷睡在满是牛粪味儿的饲养室里。我们睡的“床”,是快要沤糟的牛车车架。夏天,上面铺领高粱秸编的席子,就能睡个安稳觉。冬天怕冷,先铺领谷子秆系的草苫,再铺褥子和床单,睡上去既软和又暖和。
        由于耳闻目染,我六七岁就是喂牲口的行家里手。每每睡觉前,我端着竹编的草筐,跳进挨床砌的麦稼池里,撮上一筐,倒进牛槽,泼两瓢水,撒半瓢豆糟,拿搅棍一拌就成了。撒豆糟时,要一边撒,一边拿着搅棍,以防止有的牛偷吃嘴,把豆糟抢吃了。
        趁牛吃草的功夫,我喜欢抚摸牛脖子下缎子般柔滑的软肉。牛呢,似乎也喜欢我这样给它挠痒痒。然后,伴随着牛们的反刍声,我安然入梦。
        包产到户以后,生产队的牛分了,牛槽也分了。我们家分到的红石牛槽,失去了它原有的功能,变身为压井边的水槽。麦收时,姥爷在槽沿上磨镰刀,比磨刀石还好使;盛夏,压满一槽水,晒热后,用它晚上抹澡,不冷不热,可得劲;秋天,打粉子(淀粉)时,用它冲洗红薯,又快又干净;隆冬,出屋后水塘里的青泥,总能在泥里挖到成脸盆的泥鳅,倒进牛槽中清水里,让它自己吐肚里的污秽。早晚吐干净了,身上也没粘液了,滚水一烫,热油一炸,吃着酥香。
        转眼来城市四十个年头,家里的牛槽早已被遗忘。看到人家变废为宝,我也有了冲动,想把老家的牛槽拉到许昌,用它养鱼种花,借以作儿时的怀念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0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