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上首山(散文)  

2017-11-28 16:44:1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  
  方圆圈离许昌最近的山,当是襄县的首山了。这座位于襄城之南、汝河之畔的小山包,因地处800里伏牛山的最东端,故得名首山。首山阳刚,汝河阴柔,它们相依相偎,宛如两条巨龙,盘踞孕育了这里灿烂的历史文化。
  1987年“五一”前夕,我和一帮技校同学第一次骑车上首山。当时,谁都买不起赛车,我们的坐骑有的是二八加重,有的是二六轻便,还有的是二四老年车。牌子更是大杂烩,有上海的凤凰,有天津的飞鸽,还有杂牌的黑鹰。我们都是学钳工出身,修个车,补个胎不成问题,于是事先准备了板子钳子螺丝刀,外加气筒胶水和矬刀等工具,以防半路车坏胎爆维修之需。一切就绪,我们沿许(昌)南(阳)路一路笑闹着出发了。
  凭着青春年少的朝气,我们顶着风,弓着腰,一路狂蹬,仅用仨小时就到了首山脚下的小山村。我们把车存进一户农家小院,稍事休息,便开始爬山。山腰间一层一层的梯田里,金黄色的油菜花正开的娇艳,浓郁的花香简直要把人熏晕。成群结队的蜜蜂嘤嘤嗡嗡,忽在左一朵,忽在右一朵,吓得胆小的女生们吱哇乱叫,生怕被蛰了花容。待疯足疯够疯渴了,顺手摘一颗指头肚大小的青杏,咬上一小口,那个酸呀,顿时满口生津。当时我就想,曹操要是尝过这东西,估计“望梅止渴”这个成语就被“望杏止渴”取代了。
  穿过半山腰茂密的槐树林,眼前豁然敞亮了。山顶上,一条羊肠小道蜿蜒于乱石堆中。我们一会儿奔跑,一会儿欢唱,一会儿攀爬到巨石上,冲山下扯破嗓子吆喝一通,洋相百出。就这样,我们在山上疯了整整四个小时,肚子饿得前心贴着了后脊梁,才恋恋不舍地下山,骑车到襄县,要了焖面和老式鸡蛋汤,吃了喝了也歇了,然后得得劲劲往回赶。
  第二次上首山,是2010年阴历二月十五风筝节时去的。那天天气阴冷,寒风刺骨。我们从梵音袅袅、木鱼声声的乾明寺出来,仿佛从幽静空灵的仙界,一下子跌入喧闹嘈杂的凡间,但见寺前广场上,游人摩肩接踵,黑压压一片,卖吃的,卖穿的,卖玩的,把这里堵得水泄不通。
  上山的路就在乾明寺西边。我们夹裹在熙攘的上山队伍中,亦步亦趋上了山。虽然天公不作美,但丝毫不影响人们的玩兴。泛青的林子里,泛青的草地上,来得早的,把平坦的地方占了,或铺上毡垫,或铺上报纸,摆上随身带上来的美食和美酒,天当房,地当桌,折根树枝当筷子,便豪爽地吃上喝上了。啥叫天人合一,啥叫赛似神仙,这就是。
  从前的庙会,说白了就是吃喝会。在缺吃少喝的过去,人们在敬奉神仙的同时,借机犒赏一下自己,让自己过过口福。而在不愁吃不愁喝的今天,为了让这个节日过得更有意义,更具情趣,这才引入风筝节这个媒介。有诗云:“草长莺飞二月天,拂堤杨柳醉春烟。儿童放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。(清高鼎)”;“纸鸢如雪满天飞,娇女秋千打四围。五色罗裙风摆动,好将蝴蝶斗春归。(清郑板桥)”;“风鸢放出万人看,千丈麻绳系竹竿。天下太平新样巧,一行飞上碧云端。”由此不难看出,二月最宜放风筝。
  登上山顶,见灰蒙蒙的天空中,飘满了各种各样的风筝,有的像龙,有的似凤;有的大如芦席,有的小如巴掌。这些色彩艳丽的风筝,就像开在空中的花朵,把首山的上空装点得五彩斑斓。
  为了找回二十多年前初登首山时的印象,随后,我们信步在山顶走了一趟,所看到的情况,令人痛心疾首。为配合风筝节的举办,大片林子被铲除,夷为平地。为采石卖钱,山脊被拦腰斩断,留下几十米深的大坑。那条蜿蜒的小径,已经不见了踪影。被剜了肉,揭了鳞,首山不疼吗?看到这些,我的玩心瞬间不在,匆忙跑下山,逃离了这里。
  第三次上首山,是2015年槐花盛开时来的。我们沿引汝灌渠,走化行闸翻过颍河,再走大陈闸翻过汝河,可以直接骑到首山最东端的山头店乡山头店村。上山的小土路窄且立陡,除了老大哥是推车上去外,我们几个则把车调至低挡低速,硬是咬着牙骑到了半山腰。
  扎好车子,我们四散开去,一人拿个塑料袋,开始捋槐花。考虑到树高,大家都不会爬树,我折了根细长的树枝,绑了个简单的工具,即便较高的树枝,也能用它勾下来。他们几个一看这东西好用,你借了他借,很快,我们每人捋满一袋子。槐花是好东西,淘净后掺上玉米面,放笼屉里蒸熟后,用辣椒油、蒜汁、食香汁一拌,好吃着呢。
  我们的午饭是在山上吃的。一袋油炸花生米,几根洗净的黄瓜,外加两瓶花沟泥池白酒。几个人翻牌点,谁输谁喝一口白酒,就个花生米,就口黄瓜。争争吵吵,一个小时多些,酒瓶见了底,花生米、黄瓜进了肚子,不用说人也随之喝晕了。谁要是不饱,还有火烧夹鸡蛋、夹五香豆腐片,反正吃饱为止。
  喝晕骑车不安全。酒足饭饱之后,我们把各自的吊床往树上一绑,人往里一躺,不出三分钟就进了梦乡。一觉睡到三四点,日头不毒了,天气凉快了,才满载而归。
  第四次上首山,是2015年深秋,这趟就我和老婆两个人。我们这回来山头店就一个目的:上山摘柿子。这次我们抄近路,走榆林、范湖直接斜过来,省了十来里地。只可惜跑到地方一看,成片成片的柿树上,除了铜钱样的柿蒂外,哪儿还有柿子的影子。我们不甘心,不顾苍耳棵、枸杞藤的羁绊,在树下的草丛间找呀找,功夫不负有心人,还真找到十几个青蛋柿子。
  大概看我们行动诡异,把我们错当成了偷地雷的坏蛋吧,一途经此地的老汉警惕地走到我们身边,问我们什么地干活,我如实作了回答,还让他看了看我们拾的柿子。老汉这下放了心,说柿子一泛黄,就招来成群的灰喜鹊、白头翁,熟一个啄一个,根本长不住。没办法,一早就拧下来,放在麦缸里慢慢烘熟。末了,话锋一转,说你们要是想吃,下山时我给你们拾些尝尝。
  攀谈过一阵,老汉下山,我们上山。站在山巅,放眼山下,一块块麦田或嫩黄,或碧翠,把原野装点得格外漂亮。远处,汝河像一条银色的缎带,静默东流。公路是棋盘,村落是棋子,袅袅的炊烟,更是活了整盘棋。看着眼前的美丽乡村,老婆不禁感叹道:等咱们退休了,在山上盖间小屋,养点羊,喂点鸡,种点菜,该是多美的事情!我笑她这是画饼充饥,真住到这儿,不出一星期就会受不了那种寂寞和孤独。
  我们下山经过一座小桥时,又见到了那位老汉。原来,他擓了一篮烘柿,专一在这儿等我们。那一刻,我感动的光想掉眼泪。我们萍水相逢,仅凭一句话,老人就兑现了承诺,这是多么可敬可爱的老乡呀!为了不薄老人的好意,我们一人吃了一个,那真真是甜呀,甜到了心窝子里。剩下的,老人执意让我们带走,给他钱,他却不要。通过这件小事,让我更清楚地认识到:襄县人真好!
  四上首山,四次不同的体验和感悟,让我越发喜欢上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了。看来,以后首山还要经常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3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