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短章两题(散文.原创)  

2016-08-26 16:55:0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梁耀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命如纸薄的野牵牛

  西湖公园之牡丹园里,长了许多野牵牛。初春,一场微凉细雨后,野牵牛柔弱的茎蔓一钻出地面,便勾着头,左摇右摆,以期找到可以攀附的东西。因为它的这个特性,我们老家形象称之钩钩秧。

  不等牡丹的花骨朵儿呲开牙,油亮沁绿的野草们已经铺严了园子。野牵牛呢,更是肆无忌惮地骑在了牡丹的头上,而且抢在牡丹头里开了花。三五朵粉红的喇叭花,被钻进钻出的蜜蜂舞弄的花儿乱颤,花容失色。

  好景不长,园子里来了一帮园林工人,她们手脚麻利,半天工夫就把这里的草拔了个精光,野牵牛也未能幸免于难。令人吃惊的是,牡丹开时,重生的野牵牛花也开了,一团团一簇簇,与旁边雍容华贵的牡丹比美斗艳。更叫绝的,牡丹败了,它还开得如火如荼。

  盛夏秋初,气温高,雨水足,牡丹园里的野草们疯长。出于管理需要,园林工人与草们展开拉锯战:你拔,我长;我长,你拔。在没完没了的争夺战中,野牵牛悄然爬上我面前的篱笆墙,悄然绽放,悄然告诉我:忍者无敌,生命无畏。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狗尾巴花

  上周骑行途中,偶见一撂荒地里长满了狗尾巴草。秋阳下,一穗穗狗尾巴花朝天擎着,摇曳在若有若无的秋风中。

  一刹那,我特想掐一把狗尾巴花,编只“老黄狗”。于是,我跳下田埂,下到地里,捡穗大穗长的掐了些,然后,凭借儿时的记忆,编狗耳朵,编狗腿,编狗身子,编狗尾巴,不一会儿,一只栩栩如生的“老黄狗”拿在了手上。

  说起用狗尾巴花编“老黄狗”这门手艺,还是小时候跟手巧的姥爷学的。那时,我们爷孙俩薅草薅累了,就坐在路边的树荫下,老人家就手把手教我编“老黄狗”,时间一长,我也学会了。

  又是一年秋风起。看着手里的“老黄狗”,看着草海般的狗尾巴花,我忍不住又想起了姥爷,想起了他教我时的情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4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