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巷悠悠(随笔.原创)  

2016-07-09 19:22:5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我曾经在朋友圈里自诩我是许昌的活地图,无论是宽阔平坦的大马路,还是逼仄拥挤的小巷子,甚至是弯弯绕鸡肠子似的小胡同,没有我没走过的,没有我不知道的。没成想,人说了过头话,早晚有打脸的时候。

  骤雨初歇的夏夜,微风习习,树梢摇曳。路面上深深浅浅的水坑,宛若碎了一地的镜子,或是折射影绰的街景,或是折射迷离的灯光。城市的夜,于是有了诗一般的意境。

  一如往常,用过午饭,我陪父亲一边散步,一边闲唠嗑,不知不觉,就到了西关与解放路交叉口。等红绿灯的时候,父亲以商量的口吻说道:前面路东的小街还没走过,要不咱进去瞅瞅?我说咱的时间咱做主,你想去哪儿咱就去哪儿。说话间我们到了那条小街街口,往里看,街两边全是小饭馆,有烩面馆、拉面馆、炝锅面馆、饸饹面馆、手工面馆、黑菜糊涂面馆、热干面馆等一二十家,要说这里最上档次的应该是羊肉汤馆了。因为外面凉快,街两边的小方桌上坐满了食客,或吆五喝六地猜枚喝白酒,或不声不响翻牌点喝啤酒。面对此情此景,父亲不禁感慨道:现在的人真是有钱有闲了,钱多了去大饭店,钱少了坐小地摊,多幸福呀!

  小街的尽头是一堵墙,墙的那边便是中国交通大动脉京广铁路。快到墙跟前,父亲突然问我:这条街叫啥名字?这一问,真把我给问住了。幸亏我眼尖,立刻看到墙上蓝底白字的标牌,于是赶紧答道,南后街。看父亲侧捂着耳朵,我知道他没听清,就大声重复了一遍。父亲说他来许昌五十多年了,这还是头一次听说南后街,头一次走南后街。

  一列火车打墙那边呼啸而过。我们站了会儿,正打算拐回去,突然有个老先生从南边黑乎乎的胡同里踽踽走出,我急忙迎住,问他顺着胡同能不能到中立交。老先生似乎在想心事,头都没抬,简单并干脆地回答:能。等老先生过去,我问父亲还往前走不走,想不到父亲回答得也同样干脆:走。由此,我想到了侯宝林先生的相声《说方言》,同样说小解,咱河南人说话最简洁:谁?我。咋?尿。就凭大师的相声和两位老人的作答,足以印证我们河南人性格使然的优秀品质:说话利落,办事不含糊。

  胡同里很黑,也很窄。路边的房子犬牙交错,忽高忽低。一瞅这阵势,就能猜出来房主们都是随性盖的。不过,里面的路倒是非常平坦,非常干净。其间,不时看到三三两两的老人,或坐于椅子上,或坐于马扎上,谈天说地。市井人生的快乐,在胡同里表现得淋漓尽致,丝毫没有高档住宅小区人与人之间的陌生感、距离感。看他们那股亲热劲,他们就像无话不谈的一家人,着实让人羡慕。

  到一公厕处,胡同断了。我问过路大嫂咋去中立交,大嫂抬手往东一指:顺着前面的小胡同,一直不拐弯就到了。

  从这条没名胡同里出来,看到鳞次栉比的高楼,看到车流滚滚的街道,看到赤橙黄绿的霓虹,我仿佛在转瞬之间完成了一次穿越,既看到了城市最亮丽的一面,也看到了城市最真实的一面。意外的穿越,让我更了解了我们的城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8)| 评论(7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