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命运多舛的行道树(随笔.原创)  

2016-07-05 19:00:31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建安大道西段拓宽改造工程即将破土动工,据说路两旁已有二十年树龄的馒头柳亦将寿终正寝被除掉,取而代之的是银杏树。当我把这个消息说给住在这里的父亲时,他轻叹了口气,说这条路夏天刚有凉荫,除了可惜。

  我家是1987年搬到这条街上的,可以说见证了它三十年来的变迁。那个时候它还叫健康路,路面很窄,相向过两辆车便嫌拥挤。不过,路边高大挺拔的毛白杨枝柯交蔽,盛夏走在下面凉丝丝的,很舒适。第一次拓宽时,临路的毛白杨统统给除了。路修好后,行道树换成了鹅蛋粗且锯了树冠的馒头柳。好多年时间,一到夏天,毒毒的阳光一览无余地照下来,走在路上简直能把人烤成肉干。等树冠长起来,烦人事又来了。一到“二月春风似剪刀”的春天,嫩柳叶上的蚜虫成团成蛋,走在树下,它们的分泌物如下蒙蒙雨一般,落在你的脸上、身上,恶心人。路上也是粘糊糊的,粘脚。好在馒头柳茂密的树冠,三伏天可以给人们撑起一片阴凉。如今,它又要被除了,父亲咋能不心疼。

  我依稀记得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行道树的品种很少。七一路、五一路、三八路、解放路等,种的都是法国梧桐。备战路(现在的文峰路)、健康路,还有文化宫南边的小街两旁,种的都是毛白杨。后来,随着城市建设,七一路、劳动路的法国梧桐除了,换成了树冠小、生长速度慢的女贞树,市民多有怨言。许继大道种的黄山栾,春天和柳树一样,容易生蚜虫。人民路种的榕树,一副半死不活病歪歪的样子。文峰路、建设路种的国槐,被“老水牛”啮噬的奄奄一息。看到这些情况,我就在想,行道树有必要求新、求奇、求多样性吗?有道是: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。原本南方的树种,不切合实际,非拉到北方试种,岂能有好。

  这几天我上街转悠,发现行道树树荫最好的,依然是法国梧桐,其次是本地的楝树。长势最慢的一个是女贞树,一个是银杏树。我们讲: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现在我们能否改为“百年树木”,不再这么隔几年折腾一回,让行道树也都长成百年老树。真那样的话,是不是才能真正彰显我们城市的历史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8)| 评论(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