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  

2016-04-12 19:27:3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 

淮阳庙会全称淮阳太昊陵庙会,从每年阴历的二月二到三月三,历时长达一个月,是中原地区久负盛名的庙会之一。

今年我是第七次来淮阳赶庙会了,与以往相比,香客依然那么多,香火依然那么旺,民俗味儿依然那么浓。

此前,我曾经写过几篇关于淮阳庙会的小豆腐块,当时觉得写的还凑合,如今再读,像流水账游记,仅仅勾勒了太昊陵的建筑格局,读起来空泛不说,还少了民俗的东西。要知道,民俗的东西才是庙会之魂,民族之魂。一个人,一个民族,假设丢了魂,还何谈未来。

其实,从车上一下来,老东乡浓郁的民俗味便扑面而来:一头挑着金元宝、金钱串儿,另一头挑着线香、高香的小贩,蜂拥而上,把你团团围在中间,不厌其烦地向你推销香品,那股大兄弟长、大妹子短的热情劲,让你无法拒绝。同伴被缠不过,买罢东西,环顾向陵门口涌动的熙攘香客,无不肩扛高香,手拎香钱,这才释然,没了上当的感觉。

可以说,淮阳庙会是一般农村庙会的放大版。会上,买一节甘蔗,或一节甜黍秆,吃着逛着,很有儿时的味道。渴了,买几个苹果,或几个酥梨,或几个橙子,酸酸甜甜,满口生津。饿了,街边地摊上一座,要一碗调凉粉,或擀面皮,或水煎包子,就着胡辣汤、小米粥,一吃一喝,顶饥着呢。这次来,见当地政府在陵园旁边建起了小吃一条街,吃食看似干净卫生了,但一些原生态的东西却丢了,这也许是对成语顾此失彼的最好诠释。

路过一卖淮阳特有产品布老虎、泥泥狗的小摊时,我装作博学多识地给同伴介绍说,这些泥泥狗都是用泥捏的,晾干后上色即成。没等我话音落地,摊主老太太听不下去了,纠正我道,俺的泥泥狗是瓷烧的,是独一无二的专利产品,你转遍淮阳城,找不到第二家。我开始不信,拿起一只轻轻弹之,清脆如磬,确为瓷器。细观之,泥泥狗身上的花纹画的过于细腻过于专业了,少了应有的拙朴。

龙显与天,虎隐于地。自秦汉以来,汉民族就视虎若神明。记得小时候,母亲为了祈求我无病无灾,长命百岁,用手中的针线,给我做了虎头鞋、虎头帽、虎兜肚、虎枕头等,一针一针把寄托缝了进去,让我穿在脚下,戴在头上,穿在身上,以此庇护我健康成长。想必淮阳最具地域性、原始性的布老虎,也被当地人寄予了这样的厚望。

关于布老虎的出处,当地民间传说是,开天辟地的荒蛮时代,世间只有伏羲女娲兄妹二人,为繁衍后代,他们有悖常伦,决计同床共枕。成婚之夜,伏羲羞愧难当,化身老虎,女娲则戴草帽以遮羞。后来,百姓沿袭庙会请布老虎的方式,希望借人祖的仙气,附身于己,早生贵子。即便到了今天,老东乡人依然抱着“信则灵,不信则无”的思想,延续着对布老虎的信仰。人们在祭拜活动结束后,总会带只布老虎回去,进而达到祭祖、娱神、求子、祈福、乐己之目的。

布老虎的填充物,或木屑,或化纤棉,虎身罩以黄红蓝黑等颜色布料。黄颜色的布老虎,通常耳朵、眼圈、嘴巴着红色,眉毛、胡子、眼珠着黑色,鱼样的鼻子着绿色,牙齿着白色。红颜色的布老虎耳朵、眼圈、嘴巴着黄色,其它部位着色与上同。为表现虎威和辟邪的神性,民间艺人会在虎头上画出又圆又大的眼睛,和呲牙咧嘴的模样。为了制作省事,虎身上的花卉图案,则是用事先刻好的印模,蘸色料盖上去的。

说了布老虎,就该说泥泥狗了。泥泥狗,又称陵狗、灵狗,其表现题材甚是广泛,既有天上的飞禽,也有地上的走兽,造型怪异、夸张和神秘。泥泥狗,黑色打底,上施红、黄、青、白花纹,通体艳俗,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,以及浓烈的乡土气息。就我收藏的泥泥狗而言,有双头猴、双头狗、三头狮子、九头鸟,甚至还有前虎头,尾猴脸的,样子都十分怪诞。拿前虎头尾猴脸那只泥泥狗为例,其耳孔、舌头涂红色,耳内廓涂白色,耳外廓、嘴巴涂黄色。虎头下面,画一红色竖线,数根白色横线,意为男子生殖器。猴脸下面,也是画一红色竖线,竖线两侧,又画黄蓝两根曲线,曲线外侧,又是数根白色横线,整个图案意象为女性生殖器。由此不难看出,泥泥狗是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对生殖器崇拜的实物见证。

在太昊陵陵园统天殿前,你会看到跳担经挑的舞者,清一色女性。她们着黑衣,腰扎黄绸带,肩上的扁担甚至也用黄绸带裹着,扁担两端各系一花篮。舞蹈时,一人执经板,边打边唱,其余三人随着节拍跳。她们身段灵活,舞步轻盈,时而一人在前,另外两个走八字步,交叉走动,使得垂在后面的绸带缠于一起,象征伏羲女娲交尾,时而一前一后走蛇形步,或疾步如蛟龙,或慢步如游蛇,借以表现伏羲女娲人面蛇身的形象。舞毕,她们结伴来到陵前,放下经挑,跪下祈祷膜拜,这才告一段落。

总之,淮阳庙会上要写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,明年有时间在那儿住几天,走走,听听,看看,收获肯定不会小。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淮阳庙会见闻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5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