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  

2016-12-18 23:00:4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许昌有四个中国传统古村落,全部在人杰地灵的禹州,它们分别是浅井乡的浅井村、扒村,花石乡的白北村,以及张得镇的张西村。以上几个古村落,唯独张西村我还没去过。

  上个月从洧川骑行回来后,我就谋划着抽个时间去趟张西。烦人的是,每每双休日不是雨雪就是雾霾,为此行程一拖再拖。拖得久了,如百爪挠心,不胜其烦。何以解忧去烦,咱学不了人家曹操,有杜康就行了,要想治病,必须成行方可。

  张西村地处禹州城西南,离城约10公里。若骑行走大路(许昌到禹州的快速路),单程50公里,不仅路远,而且车多、路脏、危险。若走椹涧、范坡线,虽是曲里拐弯的乡村公路,但路近、车少、干净、安全。让我二选其一的话,肯定选后者。

  土话讲:人木糊,天照顾。又讲:老天不负痴心汉。就在我决心不管是好天还是赖天都要成行的周六,突然阳光明媚,天空湛蓝,风停树静,难得是个适合骑行的好日子。我给车子填足气,带上水杯,简单武装了一下,就和老婆出发了。路上,看到一望无际沁绿的麦苗,看到麦叶上晶莹剔透挂着的露珠,看到鸡犬相闻炊烟缭绕的村庄,心情豁然大好。

  一如往常,我们报以休闲的心态,骑一阵停下来歇一歇,到路边或摘一把枸杞,或剜一把野菜。这也许正是我们与骑行队单一骑行的最大不同,也是我们不参加骑行队的根本原因。听朋友说过,一些长期骑行的骑友,膝盖处的滑膜磨坏了,骑车没事,下车走不成。如果真是这样,因逞一时之能,光想把车蹬得飞起来,最后毁了自己的身体,你说值吗?我觉得我们这样就挺好。凡事不能过。

  十点过一刻,我们到了张得镇。喝茶休息的功夫,我问路边卖水果的老乡,这儿离张西村还有多远?老乡反问我,你问的是老张得吧?不远,多说二里地。我一听蒙了,这不就是张得嘛,咋又冒出个老张得?见我一脸疑惑,老乡解释说,现在的张得镇是在禹(州)神(垕)公路修通后才迁过来的,以前的张得公社所在地就在张得村。张得村因为村子大,又分张东、张西、张南、张北四个大队。随之话锋一转,问我去张西干啥。我说张西是中国传统古村落,想去看看。老乡不屑地说,老房子扒的扒,塌的塌,没剩几处完整的,那有啥看头。我问子房寺、谋圣殿、马王庙还在吗?老乡答,老东西早没有了,这些都是新盖的,手艺毛糙,看着寒碜人,叫我我是不看。

  我是满怀希冀、满怀憧憬而来,听老乡直白且不合时宜地这么一说,犹如三伏天一盆凉水兜头浇下,身上顿时凉了半截。不过,我们既然大老远跑来了,必须亲临现场才是,通过自己的眼睛去观察,通过自己的思想去判断,千万不能任由别人去左右。因为,仁者见人智者见智,或许老乡认为司空见惯、不值一提的东西,在我们看来却是新鲜的,极具诱惑力的。

        告别老乡,我们骑上车,过了一个村庄又过了一个村庄,到第三个村口正打算下车问路时,看到了路边张得镇第二中学的牌子,不用说,张西村到了。我推着车,一边往村里走,一边随手拍些稀罕的景致,如屋脊上的瑞兽,墙头上的仙人掌,树梢上的鸟窝等。在一老式门楼下,几个老乡在玩挑红四,围观的比干的还多。透过人缝,但见正屋房檐下,挂了一嘟噜一嘟噜的玉米棒,很是喜样,于是在征得老乡同意后,挤进了院子。院内,有架子车,有压井,门口还有一只卧在蒲垫上的狸猫,再以金黄色的玉米棒为背景,本来是一幅很美的秋收后的农家丰收画面,可惜被乱堆的杂物、乱扯的电线给破坏了。后来,发现两个小孩儿一直跟在我的屁股后头,就想让他们坐在门槛上,背景是中堂毛主席像和老式的电视机,旁边有小猫、玉米作陪衬,照出来画面应该也不错。谁知两个孩子太胆小,越喊躲得越远,只好作罢。

  从小院出来,与老乡又寒暄了一阵,这才沿几乎填满生活垃圾的古寨河朝西南方向走。还没走几步,就被老乡喊住了,说我们走错了,拐回来一直走,过了小桥便是张西。果不其然,一过小桥,大片大片的中原传统古民居立马呈现于眼前。正如在张得镇碰到的那位老乡所说,这些老房子坍塌的不少,即便有幸保存下来,要么墙体开裂,要么缺门少窗,几无囫囵完整的,看着着实令人心疼。

  我信步走进一个大门洞开的院落,见几位老人有的蹲在台阶上,有的坐在废弃的石磨上,还有的靠在树干上;有的端着黄色的搪瓷碗,有的端着白色的烧瓷碗;有的碗里盛着面条,有的碗里盛着馍菜,边吃边唠嗑。还没吃饭吧,要不盛上吃着。不等我走近,就有老乡打招呼。客气一番后,我问这一进三的院子是他们的老宅吗?一胡子拉碴的老乡起身把我迎住,说道:是哩,这都是我们老朱家的。临街做生意,这两处是过厅,后面的两层楼才是主房。老乡把我领到主楼跟前,说老辈儿人你看多实在,光着跟脚清一色红条石,石灰膏抹缝,一垒一人高。看门头上,看窗头上,坐的也是方方正正的红石条。再看墙上横的、竖的把石,不但装饰美化了墙面,而且让里生外熟的墙体更加结实牢固。我问他啥是里生外熟,他把我领进屋子,指着门后的前墙说,看到没?内墙是土坯,外墙是青砖。土坯没经过火烧谓之生,青砖经过火烧谓之熟,这就是里生外熟的由来。刚才咱说的竖着的把石,其主要作用就是将内外墙连为一体,避免开裂。老乡这么一说,真是让我大长见识。

  在堂屋的后墙上,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农具,和各种各样的叶子。见我拍照,一大姐上前给我介绍说,这是霜打的红薯叶,那是霜打的桑树叶;这是五月端午采的五样叶,那是秋后采的益母草;这是猫耳朵棵,那是黄花苗。反正不是吃的,就是中药材。我好奇地问五样叶都是啥叶?有啥作用?大姐笑了,说你没听说过中药不经禹州不灵这句老话?说实话,我们这儿遍地都是中药材。就拿五样叶来说,端午节那天,随便采五种树叶都能当药。小孩子身上出疙瘩、长疮了,用它熬水洗洗就好。

  说话间,一只蜜蜂围着我团团转,我走哪儿它跟哪儿。大姐说它把你的黄围脖当成黄菊花了,你取下来它就不撵了。我半信半疑,把围脖一取,这小东西还真的飞走了。我说大冬天还有蜜蜂?大姐笑言道,你没看见我晾晒的野菊花?蜜蜂鼻子灵着呢,闻到花香就飞出来了,再者今天也暖和。这时,我才注意到,靠北墙根的太阳地里,箩筐里、簸箕里、小筛儿里,全是野菊花,有花骨朵,也有怒放的花朵。走近,淡淡清香扑面而来。挨边蒲席上,晒着什么根茎,我问那是啥?老乡说是地骨皮,说白了就是枸杞根,也是中草药。此时此刻,我才意识到中药文化已经深深扎根于禹州大地。

  我们由驼背老乡领着,随后又转了张家大院、陈家大院等几进院子,布局基本相同,或一进三,或一进四;或院落宽,或院落窄。回到街上,见一年龄与我相仿的老乡蹲在临街一新式楼房下吃午饭,走过去问他为啥把老房子扒了?啥时候翻建的?老乡也怪实在,说他这处宅子是从乡政府买来的,当时快塌了,随后扒掉盖成现在的式样。这所房子,也是这条街上最早翻建的。早知道这是古迹,他也不会盖成这样。老乡说的也是我想问的,这栋小楼突兀地立在街边,的确太扎眼了,给人的感觉很不协调。

  闲聊中得知,这里是汉相张良的祖居地。之所以给这个村子起名张得,有人说是因为张良的父亲叫张得,有人说是为了彰显张良对后裔的德绩,原名彰德,后人越传越谬,就成了如今的张得。当然,两种说法都能成立,都有道理。紧接着,老乡又给我透露个惊人消息,说村西有两个大墓,分别是潘仁美和他儿子潘虎的。

        潘仁美,众所周知,是北宋侠义小说中的大奸臣,与杨继业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。正史上,就没有潘仁美这个人,他的原型应该叫潘美,曾参与陈桥兵变,是拥戴赵匡胤称帝的有功之臣,自然也是北宋的开国元勋。陈家谷口一战中,潘美任主将,王侁(shen)为监军,杨继业为副将。杨继业的作战方案被潘美、王侁否定后,杨继业在孤战无援的情况下,兵败被俘,最后绝食而死,并非像野史上传说的撞死在李陵碑上。潘美生前曾被封韩国公,禹州正是韩国故地,以此推断,他病逝后葬于封地更合乎情理。潘美共有五个儿子,他们是潘惟德、潘惟固、潘惟正、潘惟清、潘惟熙,并没有叫潘虎的儿子,潘龙、潘虎、潘豹都是文学作品中塑造的人物。据此推断,这两座大墓到底是不是潘美和他儿子的墓冢,还有待进一步考证。只不过,潘美这一北宋虎将,被别有用心的文史家笔尖一歪,自此背上了害死杨继业的黑锅,与南宋的秦桧一道,成了十恶不赦、臭名昭著的奸佞贼子和历史人物。

        听老乡们讲,每个被评上中国传统古村落的村子,均能获得国家300万的维护费用。他们村是去年被评上的,如果这笔钱到位,用它修缮几处老宅子应该不成问题。然而,时至今日,钱究竟到哪儿去了没人知道,为此央我回许昌时帮他们打听打听。其实,我何尝不想振臂一呼,让这笔钱及时到位,使这些古民居得以修缮保护,屹立永世,但咱这一介小人物,想必呼也是白呼。唉,谁来拯救我们的古民居呢?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走进中国传统古村落——禹州张西村(散文.原创) - 怀念往事 - 怀念往事的博客
 

  

  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52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