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柳树王(随笔.原创)  

2015-11-02 15:47:4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 

牡丹园对岸,有棵馒头柳,树干可比大水缸粗多了。树心虽被虫蛀,但依然枝繁叶茂。在公园上百棵柳树中,数它最粗壮,故被我称之柳树王。像这么粗的柳树,我以前只在北京颐和园昆明湖畔看到过。

公园的柳树分两种,一种是垂柳,一种是馒头柳。现在,公园里只剩下两棵馒头柳,一棵是这棵,另一棵在西湖莲舫东北角的花圃里。

古往今来,柳树一直被文人所关注,所咏颂,其中最著名的当是贺知章的“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不知细叶谁裁出,二月春风似剪刀。”可以这么说,这首诗是专门写垂柳的。其余的,诸如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、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”、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”、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”等诗词句,都是宽泛写柳的,没有明确的专指性。

时光荏苒,年轻不再。如何让渐显龙钟老态的柳树王再活五百年,已成为摆在公园管理者面前的头等大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4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