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怀念往事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诚待人 本人原创 请勿转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闲话千唐志斋(散文.原创)  

2013-11-08 09:41:4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梁耀国

  赶往新安县铁门镇的路上,我仿佛闻到了盛唐的味道,厚重,酽浓,不用说,这一定是从千唐志斋飘出来的。

  千唐志斋,很文气名字。名是原河南大学校长王广庆所起,字是清末国学大师章太炎所写。章太炎在他的题额跋语中,道出了“千唐志斋”的由来:新安张伯英得唐人墓志千片,因以名斋,属章炳麟书之。一个起名,一个写字,就冲这两个人,足以说明千唐志斋的主人——张钫,也不是一般二般的人物。

  带着对历史、对主人的敬畏,我们缓步走进古色古香的张钫故居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座被爬墙虎遮盖住的小平房。平房门头上嵌有一匾,上书“听香读画之室”,两侧则是“谁非过客,花是主人”,这里便是张钫的书房兼客厅。按常理,但凡名人,都会给自己的书房起个好听的名字,越雅越好,张钫呢,反其道而行之,取了这么个俗名。还好,听香读画,也蛮有诗意的。  

 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,凡与死人有关的东西,阴气太重,都忌讳与之接触。而张钫的书房,与嵌有千余块墓志的千唐志斋仅有几步之遥。以我之胆量,打死也不敢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静心读书。张钫却出于对墓志书法艺术的喜爱,泰然若素,终日置身其中,欣赏,临摹,研究,乐此不疲。张钫的痴心与执着,赢得了近代名人志士们的关注,康有为、于右任等都曾造访于此地。

  千唐志斋门口,有副对联,为清末翰林宋伯鲁所书,上联是:逸兴寄河滨十亩芳塘涵德水,下联是:高怀拟绿野满园花木绣春风。此联对仗工整,意蕴深刻,堪于斋内墓志媲美。

  据导游介绍,这里收藏的墓志,大多出土于洛阳北面的邙山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由于盗掘严重,加上百姓不知道墓志承载的文化内涵和历史价值,要么弃之于田间地头,要么摆在水塘边当做捶布石。总之,在无知者眼里,它们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。多亏了这个叫张钫的人,鞍马劳顿之余,不忘收集墓志之重任。日积月累,最后竟达三千余方。为了方便保存、欣赏,他又不惜重金,建起千唐志斋,将一些品相好,铭文丰富,有一定书法造诣的墓志,嵌于墙上。

  一篇写给燕洞宫大洞炼师的铭文是这样的:清泉一源,秀木孤根,惟子素行,不生朱门。操比松桂,粹如瑤琨,不扶自直,不琢自温。寥寥数字,把逝者无瑕的一生勾勒了出来。还有一篇铭文,是写给兖州县令的:岩岩孤峰,秀出云汉,位不求达,刚而能断。众醉独醒,知死不惮。穷身小鲁,皓首而归。字也不多,就把一位刚正不阿的县令形象淋漓尽致地呈现于我们面前。

  对于书法,我是门外汉,但浏览墓志,无论是篆书、隶书,还是行书、楷书,无一不美。篆书雍容华美,天真率意;隶书蚕头雁尾,顿挫有度;行书疏密得体,腴润奔放;楷书刚劲峻拔,婉雅秀逸。正因为如此,千唐志斋也成为书法爱好者临摹学习的范本。

  作为墓志收藏家,张钫深知,石头要比纸质的东西经久耐放,更能经受岁月的洗礼。于是,他把收集来的名人字画,如米芾、刘墉的对联,董其昌的行草长卷,郑板桥的竹姿屏扇,王铎的大幅中轴等,命石匠一一勒刻于石上,同存斋内,以便于赏玩。

  张钫大半生行走于官场,自然好朋好友,结识的既有达官政要,又有名人雅士。主房上的“蛰庐”二字,为康有为所书。其母亲七十寿诞,就有蒋介石撰文,贺耀组隶书,以及国民党众高官及社会贤达共同做寿。其父亲的墓志铭,更是由章太炎撰文,于右任书丹,吴昌硕篆盖,因此被誉为近代的三绝碑。

  不夸张地说,张钫的千唐志斋,不但反映了唐代三百年间的社会面貌,补充和丰富了唐代史,而且也为中国书法石刻艺术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  张钫其人,也将和千唐志斋名垂青史!

  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1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